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为什么韩国电竞这么强?

从最早的《星际争霸》、《雷神之锤》再到如今的《Dota2》、《英雄联盟》,许多竞技游戏都曾出现在中国电子竞技的发展历史中。

它们或大众或小众,每一款都代表着一代玩家青春中的一个符号,也曾出现过多位知名的电竞选手。

今年,电子竞技在中国冠上了国字号,登上了亚运会,与主流领域有了越来越多的接触。

如今的中国电竞已经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市场和产业,整个产业链中的每一环下都有着不同的细分。

但成为“正规军”的同时,也不禁让人回想起几年前的中国电竞还远不是这般光景。

从竞技游戏到电竞项目,从网吧线下赛到世界级的舞台,从民宅运营到俱乐部统一管理。

尽管现在的中国电竞已经进入到了高速发展期,可毕竟这段路我们只走了一二十年的时间。

加上历史上的一些客观因素,比如大众对游戏的不认可,曾经政策上的冷处理等等,现在的中国电竞市场还并不完善。

而早于我们先发展的外国电竞市场,它们许多都已经完成了系统化、成熟化的进程。

我们有着世界上最庞大的玩家群体,也有着强大的资本支持,这些都意味着中国电竞市场的无穷潜力。

那么,其他国家的电子竞技市场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和现阶段的我们有哪些不同?我们又能从中借鉴些什么?

这便是我们这个新专题系列的主题,希望带着这些问题和大家一起来探讨——“世界各国的电子竞技”。

“我敢跟你打赌,每个地区都有一个Faker,非洲、美国、巴西之类的,任何地方一定都有像Faker一样强的人。韩国人只是强在能够把这个Faker找出来,把他变成全世界心中的神。”

“抗韩”这两个字,在中国不同的电竞游戏玩家群体中都曾出现过。比如最早的《星际争霸》,再比如现在的《英雄联盟》。

与此同时,欧美队伍的崛起,中国iG的夺冠,都导致在赛后有不少唱衰韩国电竞的声音开始出现。

但至少从现状来看,这种说法还有些站不住脚,因为整个韩国电竞产业依旧领先我们太多。

韩国电竞已经形成了一个更为完善的产业体系,在这个体系下,只要有热门项目,在韩国国内也有玩家基础,他们就能在产业的基础上运转起来。

以国内的乒乓球举例,为什么中国的运动员能站在世界乒乓球球坛的巅峰?正因为其背后有一套完善的人员培养体系、国家支持以及各种相关机构的协助。

所以,大师兄Doublelift才可以说出开头的那样标志着韩国电竞产业化的言论。

当然,也不只是选手培养,韩国电竞产业的发展历史中还有许多很有意思且值得我们思考和借鉴的点。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许多亚洲国家在那时都陷入了经济萧条,政局混乱的局面。

作为半岛国家,国土面积小、资源有限、持依赖性经济模式的韩国自然备受打击,实体产业面临崩盘。

一夜之间,韩国街头上出现了大批的失业人员。当时刚毕业,要步入社会的韩国学生们也因社会经济的不景气,闲在家中无所事事,被迫摸鱼。

哪怕是在原始社会,人也都是闲不住的。为了打发时间,也为了排解压力,游戏这种不需要任何成本的娱乐方式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大家的选择。

而这时,恰好暴雪在1998年推出了《星际争霸》,合适的时机加上暴雪影响力的效应,《星际争霸》火速在韩国流行开来。

看到这一趋势的韩国电视台,也立马着手推出了《星际争霸》的相关节目。以电视为载体,电视节目的热播再次把更多的人转变成了星际玩家。

于是便寄托于影视、IT、动漫等可以作为国家“软”实力的产业,以此减少对于资源需求较大的传统产业的依赖性。

一边大规模建设全国范围的高速互联网端口,另一边韩国政府还提高了对网络游戏产业的投入,政策的扶持、税收的减免等等。

这些都进一步让以《星际争霸》为代表的竞技游戏在韩国成为了更低廉、更大众化的娱乐消费,也为后来电子竞技在韩国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根据资料显示,在国家的大力扶持下,2004年韩国电竞的年产值约为40亿美元,甚至超过了当时韩国传统经济支柱的汽车行业。

“KeSPA”是韩国职业电子竞技协会的简称,他们几乎负责了韩国电竞的全部。目前有包括《星际争霸》、《Dota2》、《英雄联盟》等20多个电竞项目。

2000年,经过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的批准KeSPA正式成立。该组织负责韩国电竞赛事的举办、新电竞项目的立项、电竞选手的合同以及电竞在韩国的宣传工作。

简单地说,KeSPA像一个官方中介,把俱乐部、选手、赛事方等各方的人聚集在一起互相沟通,彼此妥协。

KeSPA在韩国代表着官方,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帮政府监管的同时,也保证了选手和俱乐部的商业利益。

这就是为什么韩国选手很少曝出合同纠纷,因为在前期KeSPA就将选手的收入控制在了合理的范围,最大程度的保证多方的利益。

在KeSPA建立后,韩国电竞在电视上得到了更好的传播。如OGN、MBC Game、GOMtv等都曾与KeSPA有着合作。

在韩国火热的电竞氛围中,也孕育出了和KeSPA同年出现的WCG。不过,和WCG的衰落一样,KeSPA近几年也曝出过好几个负面新闻。

比如2008年,因版权分成问题和暴雪产生的纠纷,也显露出了这个拥有国家作为背景的组织机构不愿意在 新时代做出改变的态度。

但至少对于目前的中国电竞而言,KeSPA的整个体系依旧有很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和中国一样,韩国电竞能得以发展的前提之一就是拥有着大量的游戏玩家。这里就不得不先和大家提一下,韩国不同于中国的网吧文化。

正如文章开头提到的,韩国1999年起大力发展宽带。如今根据OoKla的数据报告显示,韩国宽带网速可达到102.07Mbps,全球排名第5。

除网速外,韩国网吧的硬件配置也不低。更重要的是,大家都知道大多数电竞选手的培养都是在未成年时就开始了。

这一是意味着韩国未成年接触到电竞游戏的机会比我们更多,更方便,二是从侧面表现了韩国对于游戏,特别是未成年玩游戏的态度是比较正面的。